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云南副厅级官员因迎接迟到痛骂县委书记,他为何敢这么狂?

云南副厅级官员因迎接迟到痛骂县委书记,他为何敢这么狂?

2019-03-18 来源: 扁秉

原题目:云南副厅级官员因迎接迟到痛骂县委书记,他为何敢这么狂?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作为一名党员向导干部,退休后可以施展余热,为党的事业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或者安享晚年,享受儿孙膝下承欢的天伦之乐。然而,有的人却不舍曾经的权力,对组织欲求多多,在退休前还想“更进一步”,当这种要求得不到知足后,就心怀不满,通过匿名发送手机短信等方式,无中生有、捏造事实,以到达自己不行告人的政治目的。这个在自己一手导演的活报剧中把自己送进犯罪深渊的人,就是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和建。

和建,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在退休前后仍对权力恋恋不舍?从他的个案中可以罗致什么启示和教训?

文| 曹渭海何咏坤

本文原刊于2019年1月9日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原题目为《戾气冲天终自毁——云南省红河州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和建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不代表看法。

政治品质松弛——

因对部门向导干部心怀不满,便使用他人身份信息购置电话卡,发送数十条匿名短信,在向导干部之间制造、散布、流传政治谣言

2017年10月至2018年5月,和建因对红河州部门向导干部心怀不满,于是使用他人身份信息购置两张移动电话卡,发送数十条匿名短信,在向导干部之间制造、散布、流传政治谣言。

和建在审查中交待,短信内容系其耳食之闻及其小我私家剖析编造,未经由核实,发送短信的目的是破损向导之间的信托与团结,使他们相互猜疑发生矛盾,甚至受到组织处置惩罚。

不仅云云,和建更是带有很强目的性地将矛头指向了红河州委主要向导。

2018年8月,和建使用某中学原校长马某某对组织调整其岗位不满一事,断章取义,将上级部门责令该中学整改校园不妥口号问题与马某某正常职务调整挂钩,挑拨、怂恿马某某写举报信向中央向导、省委向导反映不实信息,并在其诉求内容中添加了“请求组织重办权要主义者姚某某”等。

2018年9月24日,和建先后向中央向导,云南省委、省政府、省纪委和省委组织部主要向导和红河州部门向导干部寄发了本人署名的关于质疑姚某某政绩的公然信,并上传至天下网络举报平台。经省纪委核实,公然信所反映内容均不属实。

这一切,都源于和建以为自己没有劳绩也有苦劳,理应在退休前解决正厅级待遇。2015年5月,和建向组织伸手要求在退休前解决正厅级待遇的目的没有到达后,主观以为是州委主要向导不帮他,就以州委主要向导调任以来,对其不够尊重、不听取他的相关事情意见和头脑汇报、不批准其出国探望移民澳大利亚的女儿等为捏词,写公然信和发短信,将红河州既定的决议部署、发生的群体性事务等问题强行归责于红河州委主要向导。

和建的做法,现实上是将小我私家利益得不到知足转化为对组织的不满和对红河州委主要向导的怨恨。其行为对红河州的政治生态、生长情况、团结统一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已经严重扰乱了红河州委、州政府的事情秩序,是“七个有之”中的典型。

作风强势蛮横——

容不得别人阻挡,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小我私家说了算,若是别人不听他的,或不如他的意了,就会骂人、拍桌子、摔杯子

和建所履历的向导岗位多是一把手——个旧市商业局局长,红河州商业局局长,红河州外贸局局长,弥勒县委书记,红河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短短13年间,和建从正科级升任副厅级向导干部,一起走来可谓顺风顺水。

但和建不仅没有珍惜组织的造就教育,反而在恒久担任一把手的历程中,徐徐养成了说一不二、颐指气使的骄狂之气。“他作风强势、蛮横,容不得别人阻挡,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小我私家说了算,若是别人不听他的,或不如他的意了,就会骂人、拍桌子、摔杯子。”“他喜欢那种高屋建瓴的感受,喜欢下属在他眼前唯唯诺诺的感受。”这是在观察时,大多数同志对他的评价。

尤其是和建在担任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后,耍特权、耍威风,蛮横、张扬的个性生长到了极致。到下层调研要警车开道,开会要摆放鲜花,若是当田主要向导不陪同调研和就餐,就会老羞成怒。而不分时间、所在、场所,不兴奋就骂人,也是常有的事。在红河州,被和建骂过的,上至一县之长,下至通俗事情职员,不乏其人。一次,和建到石屏县出差,该县政法委书记到高速路出口迎接时迟到了一两分钟,和建就把县委政法委书记、县委书记都骂了一通。

唯我独尊,权欲膨胀,睚眦必报,俨然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

2014年,红河州国家宁静局原纪委书记余某某实名向省纪委、国家宁静部党委巡视组反映时任红河州国家宁静局局长杨某某的相关问题,省纪委在审查观察历程中发现,和建涉嫌挪用专项经费、违规购置车辆问题,2015年3月,省纪委给予和建诫勉谈话处置惩罚。和建得知是余某某举报反映的情形后,于2015年3月10日以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的名义,向云南省国家宁静厅党委及党委委员寄发多封《关于重办国安莠民余某某的意见》,以红河州委政法委的名义向省委政法委原书记书面陈诉了《主要情形反映》,将未经核实的情形举行举报反映,贪图通过组织审查观察,攻击抨击余某某。

收受某房地产开发团体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某某现金50万元;收受某烟草公司原调研员梁某某现金48万元;以显着高于市场价的价钱,将一套别墅卖给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现实控制人杨某某,从中赢利87.3万元……和建在颐指气使、作威作福的同时,也不忘让自己的腰包兴起来。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作风蛮横、贪心无度、公权私用的人,在专题民主生涯会中,却又是另外一种“样子”。2009年,时任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的和建,在专题民主生涯会上谈了自己5个方面的收获:一是认真学习,二是真抓实干,三是心系群众,四是作风民主,五是清廉自律。

品评和自我品评不是轻描淡写,就是避重就轻,不是过了几道“筛子”,就是包了一层“糖衣”,“假大空”充斥其中,“虚飘伪”贯串始终。政法委班子成员对他所提的意见中,不乏“敢作敢为,敢抓敢管,会抓会管,是历届政法委书记最美人选”“深入下层解决危急矛盾,在群众中有较高威望”等溢美之词。

党内政治生涯不严肃,民主生涯会、组织生涯会、“三会一课”形同虚设,使得和建如断了线的鹞子一样平常人生偏向迷失、事情重心偏离,作风愈增强势蛮横。

滥用职权术私——

由于犯罪嫌疑人的妻子和自己的妻子在一个单元上班,就破规逾矩、以身挑战庄重神圣的审查权,要求审查院对案件“妥善处置惩罚”

权为民所赋,当为民所用。而在和建这里,权力却成了干预、加入司法运动,滋扰案件核办的工具。

2008年5月,建水县人们审查院对该县交通局原副局长王某涉嫌受贿一案举行观察时,和建向时任建水县人们审查院审查长余某某提出,王某的爱人赵某与其爱人赵某某同在一个单元上班,要求余某某把王某的案件“妥善处置惩罚”。为了施加压力,和建还使用到建水县调研召开公检法班子成员会之机,不点名对该县审查院的办案宁静事情提出品评。

就由于犯罪嫌疑人的妻子和自己的妻子在一个单元上班,就破规逾矩、以身挑战庄重神圣的审查权,理由之荒唐,让人啼笑皆非,也可从中窥见其轻举妄动到何种水平。

和建在党内拉私人关系、培植小我私家势力,为了自己和小团体利益,相互勾通,搞亲亲疏疏,造就重用身边事情职员,通过搞利益交流把上下级关系酿成人身依附关系。一批身边事情职员和他以为听话的下属被推荐提升到经济较为蓬勃、资源较为富厚的地域和主要单元任职,而他以为“不听话”的,就受到倾轧、攻击。

其中,蒙自市委原副书记张俊鹏(另案处置惩罚)就是在和建这棵“大树”的“遮护”下,走上了主要事情岗位。席之湖(另案处置惩罚)原本是一名通俗工人,和建使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于2004年9月帮他解决了公务员身份,后任弥勒市弥阳镇党委书记。

任人唯亲,提升身边事情职员的背后,隐藏的是巨额的经济利益。2003年至2018年时代,和建先后收受行贿208.3万元。

使用分管公检法的便利,看谁不顺眼就查谁,攻击抨击与自己有矛盾的同事、和自己“纷歧条心”的下属,是和建习用的手法。在任弥勒县委书记时代,为了敷衍时任弥勒县县长,他摆设弥勒县审查院审查长邹某某网络县长所谓的违纪证据,邹某某以不属自己统领拒绝后,遭到了和建的攻击抨击。

和建担任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近10年,放肆弄权,为所欲为。重大决议、重大项目摆设、大额资金使用基本由其一小我私家独霸,真正是决议拍板“一言堂”、选人用人“一句话”、财政支出“一支笔”、大事小情“一把抓”。

因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清廉纪律、事情纪律,涉嫌受贿罪,2018年10月15日,和建被云南省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观察。

总监制:王磊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李逸博

编务:李浩然

(本文原题目:《云南副厅级官员痛骂县委书记,只因迎接迟到!他为何敢这么狂?》)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今日新闻

版权所有  有渝ICP备159204号-1|Copyright ©2018